个人资料

加入团队

最新动态

  • 028+王斐洁 LV1 课程:乡村夏令营实践地图
    05月11日 00:27
    制定好公约之后并非万事大吉。
    如何避免公约成为一纸空文,依旧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。
    摆正心态,强化公约,正面反馈。
    我们本来就不应该以成年人的标准去要求孩子遵守纪律,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理所应当要回应你的期待,我们只能告诉孩子,如果你能够遵守公约,我会很开心。
    大吼大叫是负面情绪的传递,这很难使事情好转,同时还会伤害到孩子,我们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并尝试着以类似“我感到……,如果你……,我会……”的语言与孩子进行沟通,这正是一种正面反馈。
    当你通过合理的方式不断深化孩子们对公约的意识,我相信他们会朝着更好的方向蜕变。
  • 028+王斐洁 LV1 课程:乡村夏令营实践地图
    05月09日 23:11
    我曾经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说过,如果你相信我,那我就是你最好的选择。
    就我个人而言,被认同感和被需要感是我完成一个任务的动力源泉。
    我觉得在制定公约时体现的也正是这种价值感和需求感。
    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制定公约,这种行为的前提是,我们彼此信任——你们相信我的方法是有效的,而我相信你们可以遵守公约上的每一条规则。
    通过大喊大叫来试图控制孩子们的行为,这种做法事实上只是在宣泄你自己的情绪,并不会对事情本身有什么改善。
    制定公约本身是一个破冰过程,它把我们和孩子们初步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,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,让他们意识到,他们的想法对我们很重要,他们说的话会被倾听,他们每一个人都会被我们尊重。
  • 028+王斐洁 LV1 课程:乡村夏令营实践地图
    05月09日 00:02
    我印象最深的步骤是第十三步,庆祝与感谢。
    我觉得表达感激是一个很重要的能力,对孩子和我们而言都是如此。
    当你完成了一件事,你首先想到的是,在我完成这件事的过程中,谁帮助了我,帮助我解决了什么问题,而不是恨不得向全世界昭告——我做到了什么,我有多大的能力。
    没有人能一手遮天,水能载舟,小船前行亦是靠每一滴水的推波助澜。
    事实上,懂的感激的人往往会更频繁的审视自己。
    我希望我们每一个,都能够始终保持真挚和诚恳。
    可能路很坎坷,可能目标很远,可能会遇到很多的挫折,可能会受伤。
    但我永远感激这个世界,永远感激支撑我前行的人们。
  • 028+王斐洁 LV1 课程:乡村夏令营实践地图
    05月07日 22:44
    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,只是很少有人记得。
    我一直有定期阅读的习惯,这么多年下来也算读了一些书,《小王子》始终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,大概是因为它的一本童话,是一本写给大人的童话,太多年龄的界限在这本书里被一把抹了个干净。
    我很喜欢今天这篇文章中的一句话——成人和孩子,本质上并没有不同,都是处在不同的阶段的生命体。
    小时候经常听到一些话,例如“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”,“等你长大就懂了”以及“好孩子就是要听话“。
    这些话,以前觉得莫名其妙,长大之后才发现这是成人世界里不走心的谎言。
    如果是一个成年人,向你阐述他的观点,即使天马行空不切实际,也能收获一句“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“作为称赞,但如果是一个孩子,即便他只是想在其他人运动的时候,安安静静地看会儿书,极大可能也会得到一句——
    “大家都在运动,怎么你偏偏要不一样呢?“
    奇怪,不合群……我想这都是非常狭隘的评价。
    或许在这个时候,我们应该首先反问一句“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和大家一样呢?”
    当你在斥责孩子吃太多糖的时候,你还记得十几年前那个扒着柜子,眼巴巴看着顶层的糖罐咽口水的自己吗?
    当你在斥责孩子不专心上课的时候,你还记得十几年前那个在午后,盯着老师转身时扬起的碎花裙子发呆的自己吗?
    这些孩子在十几年后会成为我们。
    我们在十几年前就是这些孩子。
    所以,擦去这十几年的时光,我们心底应该有一个声音,一直在告诉我们,孩子们想要的是什么。
    只要把种子种下去,经年之后,就又是一场草木春深。
  • 028+王斐洁 LV1 课程:乡村夏令营实践地图
    05月07日 00:13
    每个人都渴望被关注。
    每一个人都渴望着和其他人建立联系。
    我始终觉得“我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”和“我怎么处理这件事情”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,当面对一件事情时,孩子们的反应通常简单而直率,他们往往不会考虑太多,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,用最直白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需求。
    这又分两种情况,一种是孩子们确实存在这种需求,表现为“孩子的问题”,另一种是孩子们尚且缺乏自我管理意识,导致身边的人合理的权益受到侵害。
    我们该怎么做呢?
    《非暴力沟通》中有一句话——不带评论的观察是人类智力的最高形式。
    针对文章中提出的“我+信息”的交流方式,我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种温暖和坚定,当孩子们做出某些事情的时候,我们的情绪到底来源于什么?这是我们必须去正视的一个问题。
    事实上,问责在大多数时候都不如蹲下来,拍拍孩子的肩膀,和他说:“如果你是其他同学,你会怎么看待你自己刚刚的行为呢?如果你是我,现在活动没有办法继续了,我应该难过吗?”
    至少对我而言,我曾经非常期待,有一个人可以这样告诉我。
    人和人之间其实没有凿不穿的墙,每个人都渴望被理解,但有些人会抗拒被接近,因为这个过程可能会让他感到不安。
    我们每个人口中的故事,其实都只是我们想要被别人理解的那一部分,如何透过孩子们表现给我们的表象,去一步步走进他们的内心,我想这就是我们要学习的。
    “我希望……”我曾经是一个孩子。
    “我觉得你还可以做的更好。”他们有他们的想法,我是谁,我做了什么,可能对他们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。
    我是孩子的时候,只是几千人中的一员,形同每一个孩子。
    但我现在是个大人了,我对我自己来说很重要,而那些孩子又像曾经的我。
    我想听他们说话,我想去爱他们,正如同我始终想抱一抱我心底那个孤独的小孩。
  • 028+王斐洁 LV1 课程:乡村夏令营实践地图
    05月05日 16:44
    我曾经思考过“如何与孩子相处”这个问题,得到的答案是尊重,包容和耐心。
    然而现在看到这个问题,我才发现其实我的理解非常的肤浅,至少在“不同性格”这个方面,我在与孩子相处的过程中始终没有与他们同化的趋势。
    我觉得走近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,你通过他的言行去揣摩他的思维模式,确保自己像他之后,再以这种状态去试图理解他的情绪和行为。
    这篇文章里,我首先关注到的是“不要给孩子贴标签”,每个人做什么事情,我觉得最好是他想这样做,而不是有人告诉他,你应该这样做。
    当害羞的孩子鼓起勇气,害羞是否会成为阻拦他们走出安逸圈的屏障呢?
    改变肯定是伴随着不适的,对孩子而言尤为明显,我们没办法代替他们改变,能做的只有引导和肯定。
    其次是文案里提到的“不要给予过度关注”,作为学生,我肯定希望老师多关注我一些,但作为老师,我想我们需要注意的是,每一个孩子,明里暗里,都有着同样的需求。
    如果你有失偏颇,那在走近一个孩子的时候,你很有可能会离其他孩子越来越远。
    更何况,走近一个人,也不是说多多关注就可以实现的,正如同长时间处于黑暗环境的人突然接触光明会有失明的风险一样,我觉得如果我们想走近一个孩子,首先不能因为过度关注而让他们感到紧张或者不适。
   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,世界上也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,想要走近孩子,我们首先得意识到并且学会尊重他们性格上的差异性。
    “你本来就独一无二,所以即使和别人不一样也没有关系。”
    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变的越来越好。
    
    人都是希望被关注的,在一段关系中我们都希望成为被对方偏爱的那一个。
    礼物就是一个很好的表达爱的方式。
    我有一个朋友,因为一些原因成为了我的笔友,她给我寄的信,和一些小礼物,我一直用一个盒子妥善收藏着。
    纸条,信,又或者说其他的一些小礼物,我想,在与孩子们相处的过程中它们都表达着同样的意思——我始终关注着你,我期待你的进步。
    相比礼物本身,我想,礼物所影射的,正是与孩子的相处之道。